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 > 晚点独家丨华为车BU 2025年要盈利,与奇瑞合作轿车明年 4 月上市|奇瑞汽车|余承东|北汽|广汽|智能驾驶_网易订阅 正文

晚点独家丨华为车BU 2025年要盈利,与奇瑞合作轿车明年 4 月上市|奇瑞汽车|余承东|北汽|广汽|智能驾驶_网易订阅

时间:2023-02-08 05:02:33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综合

核心提示

华为最后一个不赚钱的 BU 也要开始赚钱了。文丨窦亚娟编辑丨王海璐《晚点 Latepost》独家获悉,在今年 12 月 8 日的华为内部会议上,余承东表示,车 BU 要在 2025 年实现盈利。今年是



华为最后一个不赚钱的晚点为车 BU 也要开始赚钱了。

文丨窦亚娟

编辑丨王海璐

《晚点 Latepost》独家获悉,独家东北在今年 12 月 8 日的丨华华为内部会议上,余承东表示,年盈年月能驾车 BU 要在 2025 年实现盈利。利奇今年是瑞合车 BU 成立的第三年,余承东接任 CEO 的作轿第二年。

华为车 BU 目前已经经历了三年业务探索期,车明要完成盈利任务,上市驶网车 BU 还有三年的奇瑞汽车汽广汽智上升期。这意味着,余承易订阅未来三年,晚点为车华为车 BU 要卖出更多的独家东北零部件,帮车企卖出更多的丨华车。

从 “不计成本” 到 “追求盈利”

车 BU 成立于 2019 年 5 月,年盈年月能驾时任华为轮值董事长的徐直军宣布华为正式进军汽车行业,但华为不造车。这是华为第一次以供应商的定位亮相,发布了云服务、智能驾驶、智能网联、智能互联和智能能源五大汽车数字化解决方案。

一位华为前员工告诉《晚点 Latepost》,车 BU 最先组建的部门是市场部,首要任务是确定卖什么产品可以盈利。市场部负责人是何利扬,他花了一年半的时间,告诉徐直军,车 BU 在未来将会有上百亿美元的营收,做到和大陆平起平坐。

徐直军在 2021 年 4 月的华为全球分析师大会上表示:“中国汽车市场空间有 3000 万辆,即便不做国外市场,每年每台车平均获得 1 万元的收入,对我们来说就足够了。”

早期的车 BU 一边拿着自动驾驶、智能座舱、云服务的早期产品和 PPT 去和北汽、广汽等主机厂谈合作,一边考虑有哪些产品可以在 2021 年落地。2019 年年中,车 BU 仅有六七十人,一年半后发展到 4000 人,孵化出 9 个二级部门,包括 5 大产品部门:智能驾驶产品部、智能座舱产品部、智能网联产品部、智能电动产品部和智能车云产品部。2020 年 10 月的华为开发者大会上,徐直军表示华为已经在智能汽车上投资 5 亿美元,并且暂时不会考虑短期内的盈亏问题。

据广汽的员工表示,2019 年末,华为车 BU 派人来和广汽谈合作,想要和广汽深度合作车机系统。但广汽发现,华为当时提供的解决方案中,用到的芯片不是车规级,而是消费级的。

据参与合作的人士回忆,“当时华为不计成本的希望自己的系统可以上车。华为对推进合作非常积极,每次汇报都会带来新的解决方案。华为给出的方案是用两个消费级的芯片做安全冗余,但也都不是车规级的。”

当时华为和车企的合作有两种模式,一种是供应商模式,向车企销售零部件。另一种是 HI 模式,与供应商模式类似,但华为与车企的合作更加深入,需要车企同时搭载华为自研的智能驾驶、智能座舱解决方案和其他零部件。

华为参与的北汽极狐、长安阿维塔都搭载了全套的华为智能驾驶解决方案。但华为的智能技术并未给车企的销量加持太多,极狐阿尔法 S HI 版售价 39 万起,比普通版本起售价贵了 17 万,11 月份极狐阿尔法 S(含 HI 版)仅交付了 738 辆。华为从北汽和阿维塔的合作中,获得了阶段性开发费和零部件费用,但离盈利仍然很遥远。

四家 “二线” 智选车合作伙伴

去年 5 月,余承东接任车 BU 的 CEO,开启了智选合作模式。终端 BG 的智选车业务部和车企确定合作,负责拉通整个产品、研发、销售流程,从前期立项、产品定义,中期的项目推进、时间规划,到后期的产品发布、销售等。车 BU 的产品部门会选出产品代表,共同商讨项目流程、价格等。立项后,产品代表和车 BU 的研发也会以供应商的身份参与整车开发。车企则负责生产制造,生产出来的车在华为的门店中售卖。

有了华为产品研发和渠道的加持,智选车要比 HI 模式卖的更好。华为和赛力斯在 2021 年 4 月推出第一款产品 “赛力斯华为智选 SF5”。去年底,华为在其冬季新品发布会上发布了全新的汽车品牌 “AITO 问界”,并推出与赛力斯合作的第二款车——问界 M5 ,今年 7 月又推出了 32 万起售的六座 SUV 问界 M7。根据问界披露的数据,该品牌截至今年 10 月累计销售了 5.7 万辆。

智选车卖得好,车 BU 也会卖出更多的零部件。这种模式下,华为至少赚两笔钱,一笔由终端 BG 的智选车业务部获得,他们帮车企造车、卖车,与经销商分渠道的利润。另一笔是车 BU 提供零部件,可以拿到阶段性开发费用和零部件费用。

为了实现车 BU 盈利的目标,与华为合作的车企需要卖出更多车,华为车 BU 才能卖出更多的零部件。

目前,华为依次和赛力斯、奇瑞、北汽和江淮敲定了智选车的合作。华为和赛力斯正在筹备问界下一款车,将搭载华为全栈自研的智能驾驶解决方案,包括华为自研的 MDC 智能驾驶计算平台、激光雷达和摄像头,预计明年年底上市。

与赛力斯合作之初,由于项目周期、成本等因素限制,华为并没有把车 BU 的产品都搭载上去。第一款车赛力斯华为智选 SF5 仅搭载了 Hicar 车机系统、HUAWEI DriveONE 三合一电驱动系统和 HUAWEI SOUND 音响系统。今年交付的问界 M5、M7 还搭载了鸿蒙座舱系统、AR-HUD、摄像头等零部件。在智能驾驶方面,这两款车都选择了和第三方供应商合作,行车方案来自博世,泊车方案来自纵目科技。

华为的智能驾驶解决方案包括 MDC 智能驾驶计算平台、激光雷达、摄像头。问界没有更早用华为的自动驾驶方案有很多原因。一方面,这套方案在问界立项时仍不成熟,最早搭载华为 MDC 的极狐推迟了大半年,于今年 7 月份才交付。另一方面,可能是由于居高不下的成本。

《晚点 Latepost》了解到,目前华为将智能驾驶解决方案的成本降到了 1.8-2 万元人民币,MDC 3.0 成本大概是 5000-6000 元,英伟达的双 orin 方案里面,仅两颗单独的 orin 芯片加起来就要 800 美元,约合人民币 5520 元。

成本的下降,使得华为 MDC 可以向更大众的车型推广,为车 BU 创造更多收入。

华为与奇瑞合作的智选车也将于明年 4 月上市。接近华为的人士透露,该车(内部代号 E03)基于奇瑞 E 平台,对标特斯拉 Model 3,是一款 20 多万的轿车,电池来自宁德时代。这款车暂时不会用华为自研的智能驾驶解决方案。

华为和北汽合作的智选车,基于极狐平台,但不会再用极狐品牌,这款车预计 2024 年上市。这款车将改变此前北汽造车卖车,华为出技术的合作模式,也将采用与问界类似的 “华为智选” 模式,在华为的门店进行销售。

华为与江淮的合作是四家智选车中进度最慢的,发布时间将晚于北汽智选车上市时间。

在今年 7 月的第十四届中国汽车蓝皮书论坛上,余承东表示,华为在汽车上投入很大,一年花掉十几亿美元,目前也是华为唯一亏损的业务,直接投入 7 千人,间接投入超过 1 万人。

现在已经是是第三年,而车 BU 的盈利依然遥远。

华为创始人、CEO 任正非在今年 8 月份内部讲话中,提到智能汽车解决方案不能铺开一个完整战线,要减少科研预算,加强商业闭环。研发要走模块化的道路,聚焦在几个关键部件作出竞争力,剩余部分可以与别人连接。

成立之初,华为给车 BU 无节制的输血、不计成本的推广产品,但是现在华为要过冬了,车 BU 也要背负起盈利目标。

2025 年盈利的目标,意味着华为车 BU 从业务探索阶段走到商业化阶段。而要实现这个目标,华为必须要让车 BU 的产品受到市场认可,搭载到尽可能多的车上去。